开启辅助访问
切换到宽版

吉他岛六弦聊斋

 找回密码
 立即注册

QQ登录

只需一步,快速开始

扫一扫,访问微社区

搜索
热搜: 活动 交友 discuz
查看: 2167|回复: 1

邂逅梦梦

[复制链接]
发表于 2011-12-6 22:13:00 | 显示全部楼层 |阅读模式
(一)      梦梦是我在QQ群里结识的一个河南姑娘,她在上海做生意已经有十多年,从这点上说,也算是老上海了。可能是工作比较单一,也可能是长期在外,思乡之情浓烈,她建立了一个QQ群,自己做了群主,加入者多为在外的河南人。在这里大家可以互相倾诉烦恼,分享快乐。我比她大几岁,但她不愿意叫我姐姐,也不愿意叫我老师,说是想和我没有距离感,可以更随便、更亲切地交谈。于是,不到两个月的时间,我们成了无话不说的好朋友。几乎是一日不见都有些想念了。      网络真是个好东西。总是感觉现代生活节奏加快了,人们之间的交流变少了;物质生活提高了,彼此之间的感情却淡薄了。有时候,想说的话,到嘴边了又咽回去,只是为了少一言,少一事。同事之间,除了嘻嘻哈哈,很少再谈掏心窝子的话。门对门的邻居见了面,微微一笑,没有话可说,也没有必要说。夫妻之间,一个在床这头抱着手机,一个在电脑前挂着QQ,谁也不会打断谁,也不会去窥探对方的秘密。好多好多发自内心的话,只有对着那个亮着的头像毫不顾忌地倾心相诉。不管你对他(她)说些什么,得到的永远是一种内心的满足,而且,绝不会有后顾之忧,不会因为你说了该说或不该说的话,给你带来负面的影响。      于是,交一个知心而不知底儿的网络朋友,其实是现代人心理的最大需要!      沙发客是时下流行的一种旅游新理念,我也想赶个时髦了。于是,一半是应了梦梦之约,一半是为了带儿子休闲,我决定到上海玩几天。这个决定让我们双方都激动了好几天!      (二)      我们是七月二十一日上午十点左右到达上海站的。      第一次来到这个世界性大都市,林立的高楼、繁华的街市、各种设施的时尚与新潮,让我眼花缭乱,根本辨别不出东西南北。要不是梦梦顶着大日头把我们从车站接回,送到她事先找好的宾馆,不知道我们要在街上折腾到什么时候,才能安住生呢!从十一点到下午三点这段儿日光最毒辣的时间里,我们在空调间里美美地享受。所以,整个下午我们有精力游览了城隍庙,转过上海老街,到达心仪已久的外滩。      宽阔的黄浦江水,涛涛奔流,江面上画舸竞游,携着凉爽的江风扑打着我们激动的笑脸。我们的从遥远山区带来的一颗久困的心,一下子就随它扬帆了。隔江遥望,是浦东林立的高楼,在这些楼群里,我们急切地寻找着东方明珠的影子。沿江游览,视线终于转到了与她对视。她的圆润,她的窈窕,她的秀美和亭亭玉立都在我们的视野之内了。于是,渴慕已久的梦中情人出现,我们迫不及待地摆出各种POSE与她合影,恨不能飞过江去,拥她入怀。      黄昏时分,整个外滩已是人流如织;华灯初上时,江边的游人已稠密得抽不动织机上的梭子了!不管是千年古钟楼的璀璨、实力雄厚的花旗集团办公大楼的耀眼,八十八层的金贸大厦的壮观,还是更多我们叫不出名字的摩天大楼上的富丽堂皇的灯饰,都引得我们惊呼、赞叹。夜上海的绚烂、黄浦江的神秘,全在五彩灯光的映照下,如梦如幻。流连江边,我们如饮着度数不高的红葡萄酒,初时只觉得甜蜜,不知不觉就醉了。当明珠塔身着华丽的盛装,精彩亮相时,我们已不胜酒力,完全醉倒在她的石榴裙下了。以我当时的激动,根本找不到准确的词语来形容这夜色的迷人!      真正美的东西,是不能用语言来描述的。      当我们陶醉在仙境,不知归路时,梦梦打来了电话,温馨提醒:该回来了!知道路吗?天知道这是在人间还是仙境?哪里有我们凡俗之人能找到的路?      于是,虽然有电话引导,我们仍像是晕头蚂蚱一样折来拐去的,找不到方向。最安全的办法是,我们站在原地不动,等着梦梦来接。      果真是朋友多了路好走!见着梦梦,我们的心也就重新回到了现实,脚踏实地了。在梦梦的盛情相邀下,我们去了泰妹火锅城,美美地享受一番,回到了宾馆。      “你这朋友真像话!”同行的小周同志半是羡慕,半是赞叹。“那么热的天,跑到车站去接咱们,还那么细心体贴地把电话卡、地图、遮阳伞都准备得齐齐整整。放弃自己的小店儿不看,陪着我们转街;还非要花钱请我们吃大餐。这哪像是网友,交情深厚的朋友,也不过如此!”……      听着她的絮叨,我的心里像在饮着蜜饯!是呀,没想到,在这样的大城市,我还能有这样的朋友!      真诚与信任会打开彼此之间相隔的屏障,让互相陌生的人成为至交!大胆地把自己交给对方,少一些过分的谨慎,你就可以享受友谊带给你的呵护与快乐!这样想着,我微笑着、幸福地进入了梦乡。      (三)      第二天上午,我们按计划参观了上海交大、复旦大学。下午去鲁迅公园,晚上在人民广场。一天下来,收获着新奇与快乐,收获着知识与思考,收获着感动与敬仰。虽然很疲劳,但内心的兴奋还是抑制不住。因此,当大家都到旅馆里休息时,我就独自到梦梦的住处抚慰相思。      在那间简陋的小出租屋内,梦梦殷勤地为我做着一切,洗水果、拿饮料,打开电脑,让我和群里的网友对话,她幸福地忙碌着,甜甜地笑着。看她小巧、瘦弱的娇躯,灵活地在狭窄的屋子里穿梭,我惬意而满足地享受着那一份超出了一般友情的甜蜜。      快乐的时候,时间总是流逝得很快。眨眼就要十一点,想走的时候,梦梦却有些恋恋不舍了。于是,她一路送我,直到我们住的那家宾馆前的高架桥上。一路走走说说,却总有说不完的话。我们就站在那桥上,一任这深夜的凉风吹拂着我们的秀发。      “你还记得那个叶子吗?我们真的分手了。她和你一样,文化水平很高……”      她说的“叶子”是群里一个和她大小差不多的姑娘。我和她聊过,是很有些文采的。小学毕业而又偏爱文学,充满了幻想的梦梦;从小就爱独立打拼,走南闯北,在苦难中顽强自立的梦梦,和她要好了多年,前两天因为彼此怄气,说断就断了。双方在删除了QQ号码后,却沉浸在了无法隔舍的痛里……梦梦说这话的时候,眼里多出了许多丰富的东西,这是我以前没有看到过的,似乎很神秘,又有一种热辣辣的感觉在撩逗着我。我有些不敢直视她的眼睛了!      在我们右前方,东方明珠塔清晰地出现在我们的视线里,依然是那么的充满了梦幻般的朦胧的美。在众多的斑斓灯光的映衬下,更多了些高雅,多了些端庄,多了些柔媚!      “你爱人现在在哪儿?”我有意打断她的话题。“他刚刚回老家啦。”“奥,为什么?”“这几年生意不好做,也亏了点钱。再加上他喜欢玩游戏没有精神做生意。”“你应该体谅他,他在这儿不熟悉。”“我们在一块儿总吵架!他又不肯让我一个人在这儿。”“这是他关心你!他对你不放心!”“是的,他会时刻想知道我在做什么!我能做什么呢?除了不停地干。家里人只知道我有钱……”梦梦说不下去了,眼里似乎多了些莹莹亮亮的东西!她转身趴在高架桥上,俯身看着桥下匆匆来往的车辆。我不愿她孤单,稍稍地靠近一些。      “我们这次来真的给你添了不少的麻烦。”我真心的向她表示感谢。“不要这么说,你能来,是对我最大的信任。说实话,在上海这个地方,每个人都在为自己拼打,我们很少像你这样相信一个人的。我喜欢交朋友,他却总是反对。我常给他说,人活在世上为的什么?一个人在外面忙忙碌碌地打拼又是为了什么?不就是想活得有些价值么?能得到别人的信任那真是很幸福的一件事情。可他不理解!唉,提起来我就气……”      “你这么开朗,又对人热心,我们群里的人都喜欢你呢!”我安慰到。“真的吗?”梦梦天真的眼神里,多了些逼人的内涵。“回去吧,十二点多了。再晚大家都该担心了。明晚我们接着聊!”梦梦还是有些不舍的样子,我只好握了她的手,把她送到她该回程的桥头。梦梦一步三回首地走了,我也在频频地挥手中,向住处走去。      (四)      第三天的计划是要到浦东的。按照梦梦的指点,我们乘坐864路公交,直接过江。我们的目的地是上海科技馆和世纪公园。世纪公园占地面积140.3公顷,是上海内环线中心区域内最大的富有自然特征的生态型城市公园。本来我们是想先游“小”的科技馆再去看世纪公园的,膜法世家官方网站,结果在科技馆里面欣赏游玩了一天也没有尽兴,只好不再去转大家认为“不过和别处一样”的世纪公园。天黑的时候,我们到了明珠塔的脚下,最近距离地审视了她的美丽。      返回宾馆时,已经是十点以后了。梦梦的电话不停地打来:“到家了吗?”“你们在哪个位置?”我真的是怕再来一个十二点以后的倾心相谈!“没呢,我们还在浦东,明珠塔下呢,舍不得走了……”“哦,今天能找到路的,你忙吧,不用你再费心了”。“我不忙呢,我给你买了一个手提包,回头给你送去……”“啊?不用了吧,我有包的。”“不行,你那个破了。再说,我已经买回来了。”“可是,我今天真的很累,明天还想随团去杭州……”“那你们还回来吗?”“回的。”“一定?”“一定!”“那好吧……”      真的感觉,有时候,过度地热情会把人吓着的。在这种甜蜜的围攻下,我只好回应以美丽的谎言。      “你怎么能说谎呢?”对我的回答,儿子早听不下去了。我不想做过多的解释,只好说:“我实在走不动了。”“那也不能说谎啊。”“总不能再让人家跑过来吧?”我只好敷衍一句,匆匆地洗了,睡去。      (五)      今天是在来上海的第四天,一大早我们就被旅行社的专车接了去。想象着我们就要到美丽的人间天堂了,大家格外愉悦。      旅行社把时间都用在了接人等人上。车到杭州已是十点多了,骄阳似火,美丽的西子湖被照得更加的妖艳夺目。但是,漫长的排队、乘船的过程冲淡了所有对西湖的美好想象,面前的一切是那么真实得一览无余,不再有一丝含蓄和朦胧。船行湖上,人在画中,自己却看不到画的美丽。导游讲解的西湖十大景观,也只是粗略地在我们眼前晃过,不像我们想象中的诱人。从游船上下来,应该是苏堤漫步,结果导游像个飞毛腿,我们这些人只有紧追的份儿。到了下午,又要参观苏绣展,又要龙井问茶,又游历灵隐寺、黄龙洞,脚步更是匆忙得毫无小憩之机。      听导游说断桥残雪、雷锋夕照、三潭印月都是绝美的佳境,但需要特定的时间;花岗观鱼鱼戏水,柳浪闻莺莺呢喃,是要有超凡的心境;看晚云在湖中照影、赏艳荷映翠叶流碧,能唤醒沉眠的诗情。傍晚时、微雨中苏堤柳阴下一个人漫步,是会流泪、销魂的!啊,要是不随团,我们不是可以醉倒在西湖了吗?要是能在这住上个十天半月,我们不是可以寻到昔日浣纱的美女的影子了吗?      可是,现在呢?一天下来,除了满身的疲惫,没有更深的印象。要想畅快地游览,千万不要随团!      带着满心的遗憾和抱怨,傍晚时分,我们就要返回上海了。      “我就知道,你不会回来了。我真傻!”      这是梦梦的留言!打开QQ,我的视线停滞了。我可爱、可怜的梦梦!是打拼的苦难要摧毁你么,是茫茫的大上海要消融你么,是亲人的误解要压垮你么?在群里,你是那么的开朗,把一份坚定、自信、乐观和从容留给我们每一个人,谁会想到生活中会是如此的无助和孤单!      看多了有关老上海的影片,想象中的上海总是和打打杀杀,勾心斗角,阴险恐怖有关的。没想到初次到来就遇上如此的真诚与厚道。是我以前的理解过于狭隘,是现代的文明早已经不再有黑暗的印记,还是河南人的禀性使他们永远不会改变自己的淳朴与热情?或许,梦梦就像是飘游在外的一片树叶,而我们来自生她养的根。漂泊的倦怠,让她更加地依恋故土。我们的到来,给了她家的温馨。      “不要想那么多,我们正在往回赶,到家后我联系你……”合上手机,我已经无法控制自己泪水的下落。      梦梦在我们回到宾馆后不久就过去了,她果然给我买了一个新包!在这个仅仅有十多平米的小小标间里,小周和她儿子,我和我儿子,我们共同向梦梦表达着无尽的感激。      夜已经很深了,我和儿子共同去送梦梦。还是那座天桥,还是那凉爽的夜风,似乎要见证一段难舍的友情。      “什么时间能到泌阳去呢?我们候着你!”“不要说这些,人家都说网上的朋友见了面就意味着友谊的结束……”“不会的……”      所有的语言在真诚和信任面前都会显得没有说服力。      我们在反复地约定后终于让梦梦先回去了。留下我和儿子久久地站在路边……      世间真有如此纯朴,不需要任何基础、任何依托的友情,而它竟然是通过虚拟的网络建立起来的!      上海之旅,让我欣赏了最美的风景,领略了最厚重的文化。      邂逅梦梦,让我做了一次重新解读友谊的深度旅游!      
发表于 2016-6-6 11:48:48 | 显示全部楼层
第三天的计划是要到浦东的。按照梦梦的指点,我们乘坐864路公交,直接过江。我们的目的地是上海科技馆和世纪公园。世纪公园占地面积140.3公顷,是上海内环线中心区域内最大的富有自然特征的生态型城市公园。本来我们是想先游“小”的科技馆再去看世纪公园的,膜法世家官方网站,结果在科技馆里面欣赏游玩了一天也没有尽兴,只好不再去转大家认为“不过和别处一样”的世纪公园。天黑的时候,我们到了明珠塔的脚下,最近距离地审视了她的美丽。      返回宾馆时,已经是十点以后了。梦梦的电话不停地打来:“到家了吗?”“你们在哪个位置?”我真的是怕再来一个十二点以后的倾心相谈!“没呢,我们还在浦东,明珠塔下呢,舍不得走了……”“哦,今天能找到路的,你忙吧,不用你再费心了”。“我不忙呢,我给你买了一个手提包,回头给你送去……”“啊?不用了吧,我有包的。”“不行,你那个破了。再说,我已经买回来了。”“可是,我今天真的很累,明天还想随团去杭州……”“那你们还回来吗?”“回的。”“一定?”“一定!”“那好吧……”      真的感觉,有时候,过度地热情会把人吓着的。在这种甜蜜的围攻下,我只好回应以美丽的谎言。      “你怎么能说谎呢?”对我的回答,儿子早听不下去了。我不想做过多的解释,只好说:“我实在走不动了。”“那也不能说谎啊。”“总不能再让人家跑过来吧?”我只好敷衍一句,匆匆地洗了,睡去。   
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| 立即注册

本版积分规则

QQ|Archiver|手机版|吉他岛六弦聊斋  

GMT+8, 2017-5-30 01:17 , Processed in 0.045508 second(s), 28 queries .

Powered by Discuz! X3.3

© 2001-2017 Comsenz Inc.

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